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任大豆

首页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家有悍妻怎么破 天赐良婿 不二臣 盛世嫡妃 盛世荣宠 春深日暖 凤门嫡女 嫡女重生记 一品容华 闺色生香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任大豆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全文阅读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txt下载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284章 尘埃落定(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这年入冬前,刑部和大理寺里两件烫手的案子,终于完结了。

他们一直害怕得罪,又不得不得罪的两个王爷,也终于要离开京城了。

齐王仍很暴躁,但在刑部的大狱里,就算他多生出两双手脚,也抠不出个地洞把自己放出去。

晋王自从那次在宫里被抓以后,也进了大理寺的牢房里。

他倒没再闹,只是每天都问一遍进来送饭的狱卒,他父皇死了没有?

狱卒都要被他吓死了,但这是个皇子,还是个未来怎样不可知的皇子,他们也得罪不起,只能尽量躲远。

只不过在送他们去北疆的旨意,送进牢房后的第二天,晋王死在了狱中。

没人深究他是怎么死的。

但是他的死,却给齐王敲了一记警钟。

他闹了那么多天,在得知晋王死讯时,糊涂的脑袋里,终于恍惚明白过来一个道理。

他们的父皇,也是会狠的。

这个认知,让他变的老实了下来,悄无声息地跟着押送人员上路。

齐王出城那天,京城里下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雪。

比往年晚了一点,但却格外冷,雪一落下来,就把京城路上的人赶了个干净。

押送齐王的人极为不耐烦,他们怎么那么倒霉,摊上这种事?

如今京城都下雪了,那去北疆的一路,还不知有多难走呢?

随着齐王离京,朝堂上好像也下了一层雪,又冷又白。

北盛帝身体好了以后,开始临朝。

表面看上去,他和过去没多大分别,面上时常是不露声色的木然,但过去他想了不说出来的话,现在却说给了他的臣子听。

而且过去他不想碰,故意掩盖,要粉饰太平的案子,现在也被他自己一件件翻了出来。

其中最大的一件,就是当年李家的案子。

李家家主李老爷子,当年也是当朝宰辅,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是禁军统领,一个是吏部侍郎。

可以说,整个朝廷,再没有哪家有李家这么稳固了。

最重要的是,李相并没有因自己位高权重,就做什么恃才傲物,蔑视朝廷的事,一直都兢兢业业为朝廷尽心。

再加上他的女儿李妃,生了一对双胞胎,聪明伶俐若人爱。

这无疑就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想除掉李相和李家的人,是从大小宝没出生时就开始了,他们筹谋了足足许多年,才开始动作。

那一场浩劫,在整个北盛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李相、李家的两个儿子和宫里的李妃,冤的冤死的死,上下百口,唯二逃出去的只有大小宝两个人。

这一个案子翻起来,不知道牵涉了多少人在里面。

过去北盛帝的原则,一直是大事化小,小事化小,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翻那些过去,只会把更多的人连累进去。

所以他一直主张,过去就算了,咱们重新开始吧。

但因为过去那些旧帐,他也从未开始过,一直都活在别人的算计里。

这次晋王喂毒,没把他的人毒死,好像把他的脑细胞毒活了,竟然开始翻旧帐。

那些旧伤疤,一个个揭开,露出恶臭的脓包,以及脓包之下,血淋淋,已经长扭曲的皮肉。

李妃的案子查到一半,北盛帝就病倒了。

他不敢相信,那么大一件事,那么多人的死,竟然全是无中生有,而这里面,还关系着他的两个儿子。

儿子是他的痛,这些长大了的,齐王晋王,包括已贬的太子,都参与了那场庞大的谋杀。

而那两个遗失的小子,当年才几岁,五六岁的样子。

他们是何其无辜?

他们又在哪里?

北盛帝病了,负责办案的朝臣却没病,事情仍在按步就班地往下进行。

于渊身为镇国大将军,是没参与这个案子的,但是现在无论是刑部人员,还是大理寺那边的人,都不是原来的人了,也跟晋王齐王没有关系了。

他倒没操什么心,只是安静等着最终的结果。

这年年底,李氏一家的案子终于审结了。

作乱者下狱的下狱,砍头的砍头,主谋齐王在去北疆的路上,听说冻死在了雪地里。

李相被平反,还了清白。

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及李家上百口人已经死了,无以追回。

但两个失踪的孩子,如今流落在外,却是要找回来的。

北盛帝派了几批人出去找,一直找到第二年的夏天,也没有找到儿子的消息。

甚至有人猜测,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但这种话可不敢在北盛帝面前说,只能悄悄地跟韩相,镇国大将军说一说,让他们想办法去陛下那里通融一下,看能不能不找了。

这年夏,北狄突然联合西域皇室残部进犯北疆,于渊做为镇北大将军,率军前去。

萧柔茵也紧急回了南梁,带了自己的兵马,御西而征。

南梁和北盛联手,这一仗打的也快,入冬之前,北狄人已经退出北疆关口,并与北盛签下合约,往后三十年,不再主动挑起战事。

镇国大将军从北疆凯旋归来时,北盛的京城已经飘了第二场雪。

厚厚一层,铺天盖地,给京城裹了一层白衣。

在那白衣的上面,大朵大朵的绸花从皇宫,一路挂到城门外。

文武百官,在寒风大雪里,迎接镇北大将军回京。

而于渊也给北盛帝送了一份厚礼。

他找了一年多的儿子,已经十一岁的八皇子,九皇子被带回了京城。

举国同庆,万民同欢。

整个北盛一时间热闹非凡,人人都在讨论这两个找回来的皇子。

普通的百姓肯定是见不到的,北盛帝自己看到,也有点不敢认。

十一二岁的少年,长的有他那么高,只不过身形单薄些,脸也晒的黑黑的,上面还有一路从北疆回来的冻伤。

但眼睛是明亮的,而且那两双眼睛跟北盛帝极像。

他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候,又是心酸,又感慨。

不过,人能回来,就是最好的。

北盛的江山,总还算有人继承。

于渊从宫里出来,回到侯府时,京城的夜色已经下了,寻常百姓家的灯火,在雪地里照出一小片温暖的晕黄色,照亮了他回家的路。

侯府的门口,于父,于夫人,傻妮,带着家里的下人,都站在门口,迎于渊归来。

侯府的门口,挂着大红色的灯笼,甚是喜庆。

傻妮难得没有像平时那样,穿素色的衣服,而是换了一套红色锦袍,因为天冷,在外面又罩了一件带兔绒的披风,又宽又大,把她的身型遮住大半。

外面飘飞的雪花,星星点点落在她的发间,肩头,像点缀上去的花,素净又好看。

于夫人不知几次催她了:“音音,你回屋里等吧,这外头冷,你身子又重,站的久了再累着了。”

说完又忍不住怪于渊:“这臭小子,好不容易提前赶回来了,又去宫里折腾这么久,也不赶紧回来。”

傻妮朝自家婆婆笑道:“他也是没办法的事,听说礼部带着文武百官,都去城门外面迎他了,那他入城必然是要先入宫去的。”

于夫人也知道这是实情,可她看不得自家儿媳妇儿受苦:“那咱不管他,他要去面圣,维护他的官途,咱管不着。走,娘陪你一起进去,不能再在这儿站着了。”

于夫人伸手去扶傻妮的手,一下子又叫了起来:“都冻的这般凉了,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小双,小路,赶紧扶少夫人进去,把屋里的炉火再拢大一些……”

小双小路本来就站在傻妮身边,听到这话,忙回头吩咐府上的管事,她们也不敢怠慢,扶着傻妮往里走。

几人正在忙活,看到雪地里一行人踏雪而来,为首的那位身姿如玉,端端坐在马上,迎着风雪,正疾步向前,已经把后面的拉开一段距离。

小石眼力好,先看了出来,惊喜地叫道:“是少爷,少爷回来啦。”

已经转过身的傻妮,立废又转了回来,往门口看去。

那人一身银色铠甲,正好从马背上翻身而下。

他身材高挑欣长,铠甲着在身,一道银光掠影把傻妮的神思都晃走了。

她怔怔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下马背,大步往门口过来。

在台阶之下,雪地之中,先给于父和于夫人跪下,行了父子之礼。

一抬头,目光已经看向傻妮这边。

那目光炽热极了,仿佛连周边的雪花,都被他的目光烤化了一样,带上了融融的暖意。

傻妮朝他笑,眼前却是一阵朦胧。

他走时,她已经有了身孕,只是还未来得及跟他说,北征的圣旨就下了。

为了不让他担心,傻妮便和于夫人商量,瞒着他。

但实则他走的这半年多里,傻妮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不在担心他。

肚子一天天长大,对他的思念也跟着长大,每每外面有北边来的消息,她总要打听来,细细揣摸北疆如今到底怎样了。

傻妮甚至想,若是那时她没有身孕,跟着他一起去北疆也好。

在他身边,总好过这千里担忧。

好在,好在他现在回来了,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能看到他。

也能……摸到他。

于渊已经到了她身边,伸手要把她拢进怀里时,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一身硬东西。

于夫人一边笑一边抹着眼睛:“都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进去,屋里暖和,音音,你慢点,地下滑。”

于渊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拖着她的后腰,先一步往里走去。

走了几步,到底难抑住心里的欢喜,手指在她手臂上轻轻摩挲几下,低声问:“你在家里还好吧?”

傻妮忍不住转头看他。

看到他紧张的脸色,瞄向她腹部的眼神,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呀,家里一直都好,我也很好。”顿了一下,又轻声说:“他也很好。”

于渊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握着她手臂的手也松了松。

于父和于夫人已经率先往屋里走,把室内的火生大,又赶着让厨房把做好的饭菜热了热。

小石更是赶着去烧了热水,给自家少爷备上轻快暖和的家常服。

在外面,他要铠甲银盔,进了家门,便只是他们家的少爷,不用再去做这些。

傻妮随着于渊一块入了室内,抬手帮他卸甲时,于渊麻利地拦下她:“我自己来。”

他扶她到椅子边,在上面垫了暖和的软垫,才让她坐下去,“你身子重,坐着别动。”

傻妮忍不住笑了起来,眸光软软放在他身上,“你早就知道了?”

于渊已经动手在解身上的铠甲:“没走之前,母亲就说了,还让我一定要赶在你生之前回来,不然不许我进家门呢。”

傻妮的唇角弯了弯:“所以,你到了北疆,就大刀阔斧直打北狄,连怡和公主都不顾了?”

于渊已经转回身,看到她的神色,目光也不禁柔和下来:“大刀阔斧是真的,我是真的想早些把北狄赶出去,早些回来看到你,看到孩子。不顾忌怡和公主却是瞎说的,我还从北狄带了一封怡和公主的信回来,今日入宫时,同和谈的文书一起,呈给了陛下。”

他很认真解释这些,生怕傻妮误会似地道:“怡和公主远嫁到北狄,当时是无奈之举,之前两国时有战事,她的处境也艰难,这么多年了,都未能回北盛来看看。如今和谈了,想来,过不了多久,说不定她回来呢。”

傻妮静静听他说,心里却很是触动。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把所有的好都藏在那些不经意之间。

明明是很关心,明明就是想让她放下心来,不必担心以后回不了南梁,口中却半句不提,只说怡和公主。

也是到了现在,傻妮才知道,他当初为何费了那么大的心力,要跟萧然和萧柔茵处好关系,还坚决扶萧然上位。

不过是想着,两国之间能和睦相处,她也能像正常的女子一样,有时间有空闲了,也能回娘家看看而已。

在京城的另一处宅院里,富贵皇商家的沈公子也已经回府。

带了功勋,还带了媳妇。

沈家一时比过年还热闹,整个大家族里,几十口至亲,把沈鸿和白苏堵住堂屋里。

从他离开家门走的那一年开始问起,一直问到今天是怎么回来的。

得知他这么多年坎坷的经历,沈老夫人擦眼泪把眼睛都擦肿了。

她的手紧紧拉住儿子的手,一下也不舍得分开,嘴里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都会好好的。”

沈鸿朝自家亲娘笑笑:“娘,还有一件事我得跟您说一下……”

他悄悄看了眼沈夫人,见她还算平静,这才道:“我之前路过东郡,想起跟白姑娘有婚约的事,就先向他们家提亲了……”

“什么?”沈夫人惊问。

沈家的亲族们也吃了一惊:“提亲了?这么大的事,你都没跟家里说?”

还有人发现了重点:“不是,你这么多年来,只跟家里写过寥寥几个字的书信,从来不曾回来过,却绕去了东郡?”

“……”

一时间,关于沈二公子回来的惊喜,竟然莫名被这些问题盖了去,换成了一派置疑之声。

沈鸿看着那一张张,多年未见,却依然亲切的脸,再听着他们发现一句句灵魂拷问,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思。

他是回来的方式不对吗?

这么多年没进家门,被于渊,大小宝,还有白苏欺负,回到家里,家人不是应该宠着他的吗?

为什么前一秒还是关心,转眼就开始质问?

这都是群什么家人?

然而,他又觉得心里特别安稳,在外漂泊太久,既是生活并不枯燥,也没有吃太多苦。

可终是回到家里,回到亲人身边,才觉得脚踏到了地上,有了实质的安全的感。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无错章节将持续在818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818小说!

喜欢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请大家收藏:(m.818txt.com)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8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超神制卡师 会穿越的外交官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永恒之心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 诸天最苟龙套 家有悍妻怎么破 沧元图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圣墟 大唐第一世家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都市最强打脸天王 龙皇武神 最强基因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神医弃女 灭世之门 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 诸界末日在线
经典收藏 弃妃的怒放 与子偕行 凤囚凰 穿成黛玉她侄女 百媚生 慕林 盛世妖颜 四爷是棵摇钱树 [古龙]一剑 威武不能娶 锦衾灿兮 将军有话要说 不二臣 教主走失记 善终 春江花月 木樨 长风渡 宫斗不如养条狗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
最近更新 逍遥章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逢春 千金小姐做厨娘 红楼之中间商 农家辣娘子 爱豆王妃会通灵 我在聊斋当县令 镜明花作 慕林 藏珠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家有悍妻怎么破 在红楼富贵荣华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凤啼长安 神医王妃有空间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任大豆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txt下载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最新章节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