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

八月薇妮

首页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小宝寻亲记 盛世嫡妃 我和男主是死对头 不二臣 美人计:棋子王妃 封神同人喝茶围观打酱油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凤掩妆,戒瘾皇后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 八月薇妮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全文阅读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txt下载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 315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赵世禛跟阑珊两个人目光相对, 各自吃了一惊。

尤其是阑珊, 她睁大双眼,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就在赵世禛想要将孟吉震开的时候, 阑珊却又淡淡地垂了眼皮。

她并没有从这两扇门进内, 而是往右手边一转, 翩然地拐了过去。

原来那边门口上站着几个太医, 由此可见端儿人在那边。

眼睁睁地看阑珊脚步不停转身去了,就仿佛刚刚没看见那一幕,赵世禛凤眸微睁, 啼笑皆非。

然后他笑容收敛,双臂略微一振,轻易将孟吉震开。

孟姑娘踉跄地退后数步:“皇上……”

赵世禛向前走了两步才又停了停, 他并没有回头, 只淡淡道:“别聪明反被聪明误。”

孟吉依稀看到新帝的一点侧脸,眼角微挑的弧度, 已经不是冷情了, 且更带了点凛冽清寒的煞。

她滚滚乱跳的心意, 在刹那间, 轻易地给这锋利的杀气击碎了。

赵世禛从偏殿往外, 到了外头, 见宣平侯夫人还等在那里。

他也没吱声,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这会儿阑珊已经见着了端儿,正问长问短, 很是担心。

端儿则趴在阑珊的怀中, 赵世禛将入内的时候,正听到他说:“母后别怕,已经不疼了。”

阑珊却在看他腿上跟手臂上的伤,虽然太医说没伤到筋骨,可毕竟伤在儿身疼在娘心,阑珊的眼中早就包了泪,抱着端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儿低着头道:“当时端儿跟孟家的人一起走,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

阑珊拧眉问:“怎么我听说,是孟家姑娘推了你呢?”

端儿当着赵世禛的面儿也是这么说的,可是面对阑珊,却小声道:“当时、端儿太慌张了,不知道孟姑娘是不是故意的推我呢。”

奇怪的是,他在赵世禛跟前儿扯谎扯的很流利,面对母亲,却突然没了那样的大胆。

阑珊叹了声,终于轻轻地抚了抚他的小脸:“幸亏没伤到要紧的地方,真的没碰到头?身上其他各处没觉着不妥?”

端儿带着笑认真回答:“真的没有,母后放心。”

阑珊看着他懂事的小脸,却越发的心疼。

“那你先歇会儿。”阑珊松开端儿,起身往外的时候看了西窗一眼。

西窗迟疑着,终于跟了上去。

且往外走,阑珊低低问:“到底是怎么了?你可看见了?”

西窗支吾道:“奴婢离的略远一些,给孟姑娘遮住了,只看见她伸出手去……殿下差点就出了事。”

阑珊还要再问,心中一动,便对西窗道:“端儿还这样小,如今又受了伤,你只记得别离开他身边,务必好生照料。”

西窗见阑珊没往下问,总算松了口气:“是。”

阑珊等他回去了,才来到外间。

却见孟家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赵世禛在椅子上坐着,见她出来便道:“本来不想你知道的,又是谁这么嘴快告诉了你。”

阑珊道:“端儿是我生的,出了事我自然得亲自看看,或者,五哥觉着我不该来吗?”

赵世禛道:“朕是为了你好,毕竟不算什么大事。”

阑珊的眼中涌出怒意:“还要有什么大事?若是端儿有个万一……难道才是大事!”

“好了,”赵世禛一笑道:“这次也是跟着的人护卫不力,朕已经申饬过了,绝不会有下次。”

阑珊看着他神色坦然的脸,半晌道:“既然五哥已经有了处置。我先带端儿回去了。”

“站着,”赵世禛皱眉起身:“你这就走?你……怎么不问方才的事。”

阑珊道:“方才什么事?”

赵世禛哼了声:“你刚才明明看见了,你难道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

阑珊才道:“原来你指的是孟二姑娘的事,孟姑娘迟早晚要进宫的,我今日所见不过是预热罢了,以后只怕还见得多呢。只是希望皇上以后别这么不避讳的,叫人看见了也不成体统。”

阑珊说着便要走开,却给赵世禛一把拉了回来:“生气了?”

阑珊有些气急道:“我哪里像是生气的样子?我只是更担心端儿,不管皇上你有孟姑娘也好,佳丽三千也罢,横竖别伤到那孩子就是了!”

赵世禛沉默。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不是孟吉动手,但若跟阑珊说了此事是端儿的心机,却不知道阑珊会怎么想。

她毕竟跟自己不同,阑珊有一套她自己的行事,恐怕不会喜欢那小小的孩子竟这么做。

于是赵世禛笑着说道:“孟吉没那么大胆,你相信以她的性情,会在禁宫做出谋害太子的行径?”

阑珊心头一动,她的确是心中存疑的。

虽然她对孟二姑娘没什么好感,但平心而论,孟吉比之前的郑三姑娘不知高明多少,教养也不可同日而语,不然当初郑适汝也不至于选了她了。

“是啊,我原本当然是不相信的,”阑珊心里虽觉着不太可能,面上却仍淡淡道:“就比如今日,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也绝不会相信孟姑娘会跟你……所以,谁能说得准呢。”

她之前看见孟吉抱着赵世禛,心中当然是震惊非常,只是当时她满怀担忧端儿,又相信赵世禛的为人,绝不至于这样公然的跟孟吉“轻薄”,因此这般情形必有缘故,才不去理会。

可心里想着那一幕,仍是有些不舒服。

偏偏另一方面,若真的孟吉进宫,今日的情形又有什么可值得震惊的?

所以阑珊本来不愿意提此事。

赵世禛却好整以暇地笑道:“怎么不说下去?”

阑珊见他面上带笑,仿佛不当回事儿,又好像端儿受伤根本没影响到他,便冷脸道:“何必我多说,皇上你心知肚明就是了。”

她迈步要走,却给赵世禛拉住轻轻地握住手:“你就直接告诉朕一句,你不喜欢孟吉进宫,不就得了?”

阑珊愣了愣:“你、你说什么?”

对阑珊来说,原来从想不到自己会是皇后,但既然是皇后了,当然更要“母仪天下”,识大体。

何况孟吉的事情,是先帝定下来的,她又怎么能说这种类似“善妒不贤”之类的话。

“罢了,”赵世禛看着她微润的双眸,叹道:“知道你不会开口。所以朕帮你解决了。”

阑珊轻声问:“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放心。”

“放心什么?”

赵世禛放开她,将她的发鬓抹了抹,轻声道:“孟吉不会进宫的,因为朕的女人,从来都只有一个。”

这夜,在坤宁宫的偏殿中,太医又给端儿的腿上换了药,又替他仔细诊过脉,一切安妥。

等太医们退出后,西窗才悄悄地凑到床前,道:“殿下,以后咱们可不敢这样了,你要把奴婢活活吓死了。”

端儿看身侧无人,便小声说道:“你怕什么,我滚下来的时候抱住了头,没事的。”

西窗愁眉苦脸地看着他:“殿下……算是奴婢求你了,就算你不喜欢那孟姑娘想打发了她,也不至于亲自这么着,你吩咐奴婢去做就行了。”

端儿怀疑地看他:“你?你笨手笨脚的,如何能成。”

西窗差点流下泪来:“殿下,求你了。”说着就泪汪汪地伸手轻轻拉扯端儿的衣袖。

端儿见他这样可怜巴巴的,才鼓着腮帮子说:“知道了。这次是给她气急了,不会再有下回的。”

西窗吸了吸鼻子,还未回答,就听到有个声音沉沉地说道:“你可知道,你差一点儿就没有下回了。”

端儿跟西窗闻言,双双色变。

话音未落,就见赵世禛从外负手走了进来。

端儿的小脸顿时煞白,西窗却很知道赵世禛的性情,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是都知道了,当下忙跪在地上磕头:“请主子恕罪,是、是是奴婢没看好太子殿下,是奴婢的错儿。”

端儿看看西窗,又看向赵世禛,双唇紧闭并不做声。

赵世禛不理西窗,走到床边淡淡道:“你该庆幸你遇到的是孟吉,她还不是那种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的,如果她是个心思歹毒反应敏捷的,将计就计真的推你一把,你以为你还有命在吗?”

端儿听了这句,小脸上才略露出几分不安。

赵世禛盯着他道:“你今儿若出了事,你以为你母后会好端端的吗?她方才又肚子疼了半天!还不是因为你的事受了惊吓!”

端儿听了这句才慌了,吓得说道:“父皇,母后怎么样了?”

“现在想起你母后了?”赵世禛冷笑道:“你才多大,就想着害人,你害人也罢了,偏偏用这么拙劣的法子!你可知道你差点儿‘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伤不到别人,反而害了你自己、再连累你母后?”

端儿毕竟还小,只是一门心思维护阑珊,没想到这样的深远。

一想到会伤到阑珊,端儿不由含了泪:“父父皇……”

赵世禛道:“你知道错了吗?”

端儿咬了咬唇:“端儿、知道了。”

赵世禛道:“那朕再问你,你为何要这样?”

端儿也清楚瞒不过,便道:“我听说孟二姑娘会进宫,会分母后的宠,我不喜欢她。”

当初先帝在的时候,端儿曾撒娇让启帝取消了这门亲事,可先帝虽然极宠爱端儿,却也不曾因他改变主意,只说他还小,不懂这些事。

但端儿年纪虽小,却不是个轻易会放弃的孩子。

端儿说完这句,想到自己今天所做竟给赵世禛知道,只怕是弄巧成拙了。

他有些担心地问:“父皇真的要孟姑娘进宫吗?”

“你还不死心?”赵世禛看着他泪光闪闪的眼睛,哼道:“本来朕就没打算要别人,只是想不到你竟如此大胆多事。”

端儿似懂非懂:“父皇的意思是……是不要她吗?”

赵世禛不置可否,只道:“朕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说了这一句,又呵斥道:“以后不许你再自作主张的干这些混账事,要还连累你母后替你操心,朕连你也不饶!听见了?”

端儿的双眼圆睁,还是不太懂他的意思,可他从来畏惧赵世禛,便也不敢多问,只小声道:“听见了。”

至于其中涉及的宣平侯等,赵世禛想了想,却不必这会儿跟他说。

赵世禛又扫了一眼地上的西窗,轻轻地在他肩头踹了一脚:“起来吧!”

五月初,境州那边还没有着落,滇地突然又出了事。

镇抚司的密报在滇南地方的急报之前就先送到了京城,原来是边境有南蛮部族,听闻启帝驾崩,新帝才登基、跟内阁不和,根基不稳等等,所以趁机作乱,还暗中勾结了滇黔地方势力。

之前阑珊那趟湄山之行,滇南地方官场已经经过了一番整肃,所换的地方官员都是可靠干练之辈。

所以赵世禛得到这个消息后并不怎么惊慌,因为他知道,地方会紧急作出反应,不至于张皇失措,任南蛮荼毒。

倒是有些朝臣们听了,不免张皇无措,毕竟先帝在时,就很忌惮滇南各部势力。

偏偏如今杨时毅下落不明的消息早就传开,南边又出事,岂不是腹背受敌吗?

且以前出了大事,内阁里有杨时毅做主,如今杨时毅不在,就像是缺了主心骨,兵部游尚书跟不少的朝臣按捺不住,联名上书请求赵世禛立刻派特使紧急前往。

但不管底下吵得如何沸沸扬扬,新帝却依旧气定神闲,不动声色,也不叫派兵,也不派特使。

阑珊听说后也有些担心,毕竟滇南地方势力盘根错节,非同小可,所以当初才是她亲自往湄山一行的。

私下里,她悄悄问起赵世禛为何按兵不动,赵世禛才跟她说道:“早在之前你湄山之行、而后北狄事发的时候,朕便考虑过滇地动兵的可能,之前早就在地方做了布置,如今滇地的守军兵力足够,只看地方如何调度应对就是了,朕料想,顶多月余就该有消息了。”

阑珊这才安心,又想到他原来早就做了长远打算,倒是越发心服。

可是事情发展却出乎赵世禛的意料,不过才只半个月功夫,滇南又送了密奏回来。

但是这急奏却不是坏消息,而是捷报!

原本对赵世禛而言,捷报不算什么稀奇的,可这么快就结束了战役,却实在出人意料。

忙打开看时,才算明白。

原来,湄山新寨之中听说南蛮作乱后,自发紧急调派了一千的精壮男子,配合官兵出征狙击。

这些寨民们悍勇而不怕死,又惯常山地夜行,用的武器又多是见血封喉的,可谓一人当百,令敌军闻风丧胆。

有了他们的相助,地方朝廷势力竟如虎添翼,经过才十多天的交锋,便成功地剿灭了内乱,那试图入侵的南蛮部族也溃不成军地倒退逃走。

但新寨因此也损失了至少五六百的青壮年。

赵世禛看着这份密报,又是惊喜,又有些莫名感喟。

湄山众人之所以如此奋不顾身,自然是因为之前阑珊对他们有“再育之德”,因此他们才以死相报朝廷。

之前自打阑珊湄山一行离开之后,半年时间不到,乔迁的新寨就喜讯频传。

次年,陆陆续续地就有了几十名新生儿降生,一时之间,寨民们欢天喜地,所以在听说南蛮作乱后,村寨才义无反顾地自发出击,就是为了报答当初阑珊救了他们全族之德罢了。

这日赵世禛回宫之后,把详细告诉了阑珊。

阑珊听说战事平息,自然高兴,听湄山众人拔刀相助,如此义气,令人敬服而高兴,可又听赵世禛说死了不少人,才敛了笑容,惊愕之余,潸然泪下。

赵世禛抱着她安抚了半晌,便道:“不要难过了,还有一件好事。”

阑珊想到之前在湄山村寨的种种,泪无法停下,勉强问道:“什么?”

赵世禛道:“你先前不也还担心杨时毅吗?他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

“啊?”阑珊着实意外起来:“杨大人已经找到了?怎么之前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他可安然无恙吗?”

赵世禛似笑非笑道:“杨时毅是千年的老狐狸了,怎么会有碍呢?所以朕笑你之前也是白担心了。”

阑珊听他这个比喻奇突,似有损杨大人素来的官体风仪,不由苦笑道:“你、你怎么这么说杨大人。”

赵世禛啧道:“有错吗?他那一招假死以暗度陈仓,连朕都几乎给他瞒过去了呢,若不是知道他的为人,早就慌了。”

先前得到锦衣卫报信,赵世禛起初一惊之后细细寻思,觉着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于是只下密旨让康跃一切按照计划行事,果然不出几天就有柳暗花明之态。

原来杨时毅早料到有人会对他不利,所以假死以脱身。

这样一来,康跃在明,他在暗,地方上那些难缠的地头蛇还以为已经干掉了杨时毅,不免放松警惕,却给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表面上康跃去了冠城,境州自然无钦差,殊不知杨时毅杀了个回马枪,他暗中折回了境州,之前安排的暗卫跟内应们得到消息,各行其是,先控制了守备兵营。

那一夜,境州城中一夜马蹄声响。

次日早上,包括知府王湳在内,衙门上下官员以及跟官员勾结的恶霸们尽数一网打尽,有些胆敢反抗的格杀勿论。

几乎与此同时康跃在冠城也闹了个底朝天,他们在来之前都已经查明了,剩下的只是趁其不备动手拿下。

杨时毅坐镇境州,安排调换境州全境可用的官吏人手等,这会儿便看出了内阁首辅的通天之能,通常要用半月才能完成的人员调度,他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安排的妥妥当当,有效地把对地方的影响降到最低。

康跃在旁也看的甚是佩服,毕竟康跃身为北镇抚司的人,若说追缉囚犯等自然是好手,可处理后事却跟他们不相干,尤其是这些繁琐详细的官职升迁调任等,此刻也才明白赵世禛为何要让杨时毅过来。

可是康跃见杨时毅有条不紊地调度地方官员,心里却又不禁有些猜忌:如此一来岂不是这两地的人都成了杨时毅的?首辅大人在朝廷中的势力越发的就……

两人离开境州回京覆命的路上,康跃不禁问起来:“杨大人处置境州冠城等地方官员,任用谁,罢黜谁,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果然不愧是本朝首辅大人,下官甚是佩服。”

杨时毅瞥他一眼,淡淡道:“康指挥使过誉了。罢黜谁或者砍谁的脑袋,不仅我清楚,指挥使自然也心知肚明,那般般件件的罪责,镇抚司的薄子上不是记得很清楚么。”

康跃笑了笑:“这也是下官们该尽的职责。”

“听人说了,镇抚司的簿子上有百官的品行,官绩,甚至内宅家人之时,”杨时毅道:“那不知关于杨某人,都记了些什么?”

康跃心头一动,呵呵笑道:“这不过是传言而已。何况调查罪行擒拿蠹虫虽是我等该尽的,可毕竟知人善用,可以举荐贤良之臣为朝廷效命,才是真本事。”

杨时毅并没追问,只道:“这次境州之行,我所任用的官员里,至少三成是弘文馆出来的,指挥使应当知道吧。”

康跃转头:“杨大人的意思是?”

杨时毅道:“皇上在任太子的时候亲领弘文馆,这些人虽是经过我的手,实际上他们是谁的人,你自然清楚。”

康跃眉峰一蹙:“难道、难道调派这些人是皇上的意思?”

杨时毅道:“他们都是皇上看重的人,把他们安放在这危难之地,也是一种历练,若是能够做的出类拔萃,将来他们都是皇上得力的嫡系。”

康跃咽了口唾沫:“皇上是亲自跟杨大人说过呢,还是……”

杨时毅不动声色道:“做臣子的,又何必等皇上表明心意,自然要急人君之所急。”

康跃听到这里,心服口服,不由仰头一笑:“杨大人果然不愧是杨大人,也不负皇上对您一片心意啊。”

杨时毅听到这里,眉峰微动:“皇上的心意?”

康跃张了张口,自知失言,便笑道:“呃,下官的意思是说,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君之视臣如手足……”

杨时毅扬眉,淡淡地说道:“是啊,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只可惜,我跟皇上应该到不了这般亲密地步。”

康跃眉心皱蹙:“杨大人何出此言。”

杨时毅垂眸道:“一言难尽。”

康跃瞥着他,半晌终于正色道:“杨大人,有些话下官不便多嘴,只是您一定得清楚,皇上丝毫不负杨大人您。”

杨时毅转头,以杨时毅的为人,自然听得出康跃话里有话。

可到底是什么,又不便乱猜。

队伍过鹊县的时候正是天黑,康跃早命人先到安排了下榻之处。

倒是没有惊动地方,只找了个僻静的小客栈,杨时毅毕竟是养尊处优惯了,这一趟出京,劳心劳力,如今事情已了,未免有些劳乏,便染了小疾。

到客栈里安歇了,康跃吩咐去找两个地方大夫过来给杨时毅诊看。

杨时毅本不想麻烦,只是也不愿意开口,就任由他去了。

他迷迷糊糊地,不知过了多久,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轻声道:“父、父亲。”

杨时毅皱眉,睁开双眼,却见灯光幽暗,有张脸孔近在眼前。

那人容貌消瘦,双眼带着泪光,却竟是他的儿子杨盤!

杨时毅一惊之下,困乏睡意全无。

喜欢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请大家收藏:(m.818txt.com)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818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波月无边 宴先生缠得要命 初吻日记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 地球人禁猎守则 薄雾[无限] 无心 偷走他的心 满级大佬在星际种田 华灯初处起笙歌 我粉丝是帝国第一 在冷漠的他怀里撒个娇 他那么狂 红尘四合 意乱情迷 后来,他成了御用奶妈 师兄今天想开了吗 裙下之臣 金枝 小娇娇
经典收藏 娘子万安 江陵传 南镇抚司幻想夜 华裳 鬼王的腹黑狂妃 凤平调 然得一心人 洪荒之射日 南园藏爱 庶女攻略 锦衾灿兮 韶光慢 闲唐 宫斗不如养条狗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凤囚凰 垂帘听政:24岁皇太后 弃妃的怒放 重生之归位 陆家小媳妇
最近更新 王俊凯,穿梭时空恋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娇宠神医世子妃 京门风月 逢春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澹春山 锦堂香事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皇上别闹 我的家园[综武侠]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倾城小佳人 [综历史]衣被天下 醉欢眠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穿越之绣娘婉蓉 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 盛宠令 把云娇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 八月薇妮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txt下载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最新章节 - 下堂后成了前任的皇嫂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